一開始出國玩時,剛好就是用半自助的方式,後來就喜歡上這種玩法了,隨然還不是玩過很多地方,可是每個地方都發生了很特別的小故事......

(巴黎.法國)

對學畫畫的人來說,羅浮宮就像是回教徒的耶路薩冷,期望一輩子能有機會去朝聖的地方。我們因為是半自助,所以有幸在羅浮宮整整待上一天,不過這裡待上一個月也是逛不完的吧。

這次要說的是和一位日本歐吉桑有關的很丟臉的故事。

******我們這種玩法,整個旅程都是住同一個地方,其中幾天遇到一團日本人,除了住的地方,剛好在好幾個地方都遇到他們了。大概是遇到第二次的早上,這位歐吉桑就在揮手叫我過去一起吃早餐了,因為聽不懂他說什麼,我也就只是對他點頭笑一笑,等到要出發時,好巧,他們也在集合,那位歐吉桑又揮手叫我過去,這次有看到他們同團的人告訴他,我們不同團了。******

在羅浮宮內的感動是無法言喻的,尤其是一天到晚在接觸的畫,石膏像,看到真跡時是全身發麻,感動不已。

像是老師的偶像林布蘭,他發明的林布蘭紅,用來畫出最有名的是一幅血淋淋油膩膩的豬肉,過了幾百年了依舊是血淋淋油膩膩的。對了,記得有人問過我,他的名畫──夜襲,在陰影中真的有人嗎?是的!印刷再好的複製品當然比不上看原畫。

(至於蒙娜麗莎小姐,一方面是崇拜者太多了,一方面是同一個展室的極品更令人崇拜,其實還蠻懶得擠過去說嗨的)

在我們到一個龐貝建築的展室時,突然看到了麻臉維納斯──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維納斯純白色大理石雕像,臉龐向下斜45度微笑,因為受過火山熔岩的洗禮,另一半的臉是凹凸不平灰灰髒髒的,所以被稱為麻臉維納斯。在我們受藝術洗禮的那些年,麻臉維納斯一點都不重要,也不是我們最常畫的石膏像,但是不知怎麼的,看到她時被電到了,感覺好激動,像是半路認親似的,感動得想哭。

我偷偷脫離解說員的帶隊(他是個連解說員都懶得說,靜靜待在角落的雕像)戰戰兢兢地走過去,站在她的面前時,觸電的感覺一點都沒減少,啊,和以前一天到晚抱來抱去的石膏像一模一樣,在我耳畔說話的聲音,彷彿就是我們當初在畫畫時,嘻嘻鬧鬧的大家的笑聲。就連凹凹凸凸的半邊臉,石膏像因為放久了髒髒的洗不掉,正巧和大理石像被火山熔岩侵蝕的髒髒的一樣。我仔細地觀察著,不覺的腳尖墊起來了,好想知道,到底石膏像和大理石像有沒有不同。於是,轉頭看看四周,沒人注意在角落的我,慢慢的伸出了手指,再度墊起了腳尖,輕輕地碰了一下,嗯,唯一的不同應該只有材質了吧。

就在手還伸在最長的時候,突然出現一個很大的聲音,那位歐吉桑的團不知何時也到了這裡,他正在另一端喊我,好像是說,快過來集合了。這時,整個展場所有的人全望向了我......

對不起!我對不起台灣!不!不!...我是日本人。對對,嗯嗯嗯。

接下來,就看到有人(就是我)像隻老鼠一樣,下蹲往人群裡面鑽,然後像沒事一樣的站在一堆人後面,很認真的聽解說員解說。

(想想,那是我的第二次出國,糗事就一大堆。意思是還有連承認我是日本人,人家還不相信,說我應該是韓國人吧的那種......)下載 (5)  

 

 

 

 

(居然找不到照片,連Google都沒有,只好給大家看這個啦,因為另一邊臉花花的很難畫,所以大家幾乎都是畫這個角度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G 的頭像
PG

那些年,我在當主管的日子─蔡沛君

P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