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s (3)

在宮崎駿的動畫裡發現,他真的很愛台灣欸。連六十石山都出現過在他的動畫中。

那一年,我同學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,說想去流浪。於是辭了工作,告別親朋好友,跑去花蓮隱居(叫我們不要聯絡他的那種)。大約過了半年後,他終於受不了了,開始找我們,於

是,我們一個一個分開跑去找他玩。

去六十石山其實只是因為那一年去賞金針花是最流行的活動,然而我去的時候是冬天,沒花之外,賞金針花最好看最有名的地點也不是這裡,不過,我總是說,帶著好朋友出去,到哪都好玩。

於是我們就出發了。

花蓮是長形的縣市,我們去六十石山是一大早先搭火車,然後去租摩托車騎上去。到山下時其實已經是正中午了,我們到休息站要吃飯時,我同學說,這裡賣的是當地最新鮮好吃的池上米,在旅遊季節時這裡可是爆滿不見得買的到的。

~僵!!~

觸動到我的關鍵字了,

我說,我們買便當上山吃吧。

連現場賣便當的阿桑都看著我,我同學說:「到目的地還要超過2小時喔。」

沒辦法,當下被幻想的浪漫情懷觸發的我,堅持。就是想辦法讓熱便當到那裏還是熱便當就好啦!

於是,帶包起來放在車廂內的便當我們急切切的再次出發。

蜿蜒的山路,陡峭差點上不去的斜坡,外加冬天沒遊客正在修補的山路。我們在當地居民奇怪的眼光中,終於到了第一個涼亭。遠望著最高最漂亮的涼亭估摸著,還要一小時吧。餓到不行的我們決定,就是這裡了,先吃飯再說。

images


打開車廂便當還是溫熱的,YA~

我們爬到涼亭的二樓,一邊吃便當一邊看著一塊一塊有的禿有的綠,沒花的金針山。其實因為沒花,反而露出像稻田般一塊一塊稱差的草地,就像歐洲有幾隻羊幾棵小樹的山坡。但這裡更陡更顯出大塊的色差。

飯更不是蓋的,一向吃菜比吃飯多的我,難得光爬白飯,享受著散發珍珠光澤的米香。遠方邊坡上一大片慢慢地滑行的山嵐,更顯得此刻的逸靜。我邊和同學說著,當初在念書時和另一位室友,去集集時遇到突來的霧的好笑的事,邊說著,等等若山嵐飄來這裡時不知道會怎樣。

同學說:「大概早打包走人了吧。」

我們討論著等等要不要爬到最高的那個涼亭。才一回頭,哇嗚~山嵐已經到了涼亭口爬進來了。我趕快爬兩口飯說:「等等不知道會不會連飯都看不到。」

霧,就像催狂魔直立而翻滾著將我們吞噬。那一秒的確動魄,然後一整片的灰白。還好,這不是第一次的經驗了,笑著跟同學說:「飯真的看不見了欸。」同學說:「邊吃吃看吶,搞不好霧散了,便當不見了。」

當然不可能。這裡的霧就像驕傲的靈魂,來去不留餘情。

回頭看看我的便當,還在,就多了幾顆小水珠,吃了一口。

哈哈!

冰的......

對吼,現在是冬天,加上剛剛催狂魔掃過。

胡亂爬完剩飯,收一收,下山了。

 images (2) images (1) 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G 的頭像
PG

那些年,我在當主管的日子─蔡沛君

P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